启示之君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冷子兴 > 正文内容

那个心愿_经典文章

来源:启示之君网   时间: 2020-10-16

  王老太在小区的街道上流浪了好几天,她走遍了她曾经去过的角角落落,并不厌其烦的继续走着。她步履蹒跚,走得很慢,她的心里一直牵挂着一件事情,可是这件事她始终想不起来是什么。她太老了,脑子不好用了,经常丢三落四,前脚放下一个东西后脚就找不到了。街道上路灯昏暗,它们如同一些诡秘的眼睛,窥视着夜行的人。天上的星星越来越繁密了,这为黝黑的夜幕增加了一些光亮。凛冽的寒风呼呼的吹着,像碎针一样扎在人的脸上,皮肤上会有一种刺骨的疼。王老太对周遭的这些事物好像并不关心,她只是低着头,慢悠悠地走着,嘴里絮絮叨叨的说着一些别人听不懂的话。路上没有人。她有时会看到一些和她一样的影子,他们或是在路上行走,或是在公园里驻留,或是在路边的木凳上小坐,他们见了面互不说话,也没有任何亲近的表示,即使以前他们认识。一周前王老太死了,她直挺挺地躺在自家那张旧床上,尸体是第二天被邻居发现的。王老太的葬礼办得很隆重,儿子和女儿都来了,媳妇和女婿同样哭得很伤心。一起来奔丧的还有她的孙子和孙女。这两个孩子一直低垂着头,他们好像并不明白死是怎么一回事。王老太被埋在一处陵园里,那里庄严肃穆,绿树环绕,是个绝佳的安身之所,可是这几天她的灵魂仍然待在她的家里。她有一个未了的心愿,这个心愿不完成她如何能够安心?问题有些麻烦,这个最后的心愿她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了。既然完全想不起来她索性就在外面流浪,看到那些熟悉的场景或许她就想起了呢?她是这样想的,也就这样做了。她走到了李婶家门口,厚重的防盗门挡住了她,她一迈腿穿门而过,直接进到了李婶家。李婶和老伴单独过日子,这间房子不大,对于日渐老去的老人来说这已经足够了。时间已经到了凌晨,老两口睡下了,卧室里传来高一声低一声的呼噜声。王老太在那里站了一会儿,她的脑子慢慢的转动起来,和李婶相关的一些事情在她眼前一点一点浮现出来。她突然笑了,这个办法奏效了,她果然想到了一件事,她还欠着李婶10块钱呢!在她死之前她经常和一群老姐妹一起打麻将,最后一次玩麻将时她欠了李婶10块钱,她原本打算在下一次打麻将时把钱还上,谁料想这笔帐却因此欠下了,好在现在她记起来了,她要想办法偿还。人死了是无法移动物体的,即便是轻飘飘的10块钱她也拿不起来了,这怎么办呢?王老太在李婶黑乎乎的房子里转了一圈,她在李婶的厨房里发现一只老鼠,这只可恶的老鼠正在啃噬着那根绿色的塑料煤气管,眼见煤气管就要被它咬出一个窟窿了,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啊!她走到老鼠面前,瞪大了眼睛,恶狠狠地望着它,很明显那只老鼠发现了她,它当场吓得浑身抽搐,四条腿蹬了几下,很快就咽了气。王老太满意地离开了。当她走出了李婶家时,王老太的心里并没有变得踏实,她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这件事并不是她未了的北京治疗癫痫病那个医院最好心愿。她随后走进了马大嫂家,走进了赵奶奶家,走进了张大伯家,她在这些地方停留了很久,想起了很多事情,但是那些陈芝麻烂谷子并不合乎她的心意。王老太是个细心人,她很少会欠下人情债。现在她有些丧气了,看来今晚她又一次无功而返。太阳升起来了,又是热闹的一天。月亮升起来了,夜幕又来临了。王老太从自己的家里再次出发了。她沿着街道漫无目的地走着,眼前的景物她无暇顾及,她一心只想去完成那个心愿。她心里盘算着,既然她没有亏欠周围邻居的帐债,要不然去儿女们的家里瞧瞧?她迈开双腿,带着轻飘飘的身体很快走出了小区,去儿女家的路她并不陌生,她大步流星地向远处走去。儿子住在市区的一栋小高层,她来过这里多次。儿子住在23层,这样的高度让她头晕目眩,哪怕她稍微走近阳台她的心都会突突乱跳,紧跟着身体开始不自觉的哆嗦。自从老伴过世后儿子一直想把她接过来照顾,她以各种理由婉言拒绝了,她觉得自己还是住在低矮的房子里更好一点。一家人睡得正香,周围安静极了。她看了一眼儿子和儿媳妇,他们还是老样子,只是几天不见儿子好像突然苍老了一些,他的头上多出了不少白头发。她又走进了孙子的房间。孙子今年考上初中了,据说还是个重点中学,这让她兴奋不已,她逢人就夸自己的孙子有出息。孙子渐渐长成一个大小伙子了,相貌开始变得和他爸爸一样俊朗,或许是因为正处于青春期吧,孙子没有了以前的活泛,见了面除了不冷不热的喊上一声奶奶,行动上再没有其他的表示,王老太对此或多或少有些失落。她在孙子的床前站了好一阵子,小伙子的脸上长出了不少青春痘,王老太很心疼,她多想用手拂去那些小红点,可是她做不到。她目不转睛地看着孙子,不由得想到了他小时候的样子。想当初儿子和儿媳妇处于事业的上升期,他们没有时间照顾孩子,迫不得已把孩子扔给了他们老两口,孙子因此常年住在她的家里,这对于他们老两口来说是一件多么开心的事情啊!那段时间无论买菜、做饭、散步还是睡觉,他们都把孙子带在身边,老两口的脸上时刻洋溢着笑容,那样的朝夕陪伴让老两口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小孙子从蹒跚学步到牙牙学语,从吃第一口饭到写下第一个字,这林林总总的事情里无不倾注了老两口的心血,他们乐在其中。小家伙的变化神速,本领在一天天增长,一转眼他要上学了,他回到了父母身边,老两口的好日子也随之到头了。他们和孙子的距离拉开了,孙子和他们的关系也因此疏远了,这怪得了谁呢?王老太胡乱擦去脸上的泪水,静悄悄地走出了儿子家。在这个家里她没有太多留恋的事情,很明显她的心愿并不在此处。时间已经很晚了,她原路返回,打算第二天去女儿家碰碰运气。又是一个寒冷阴沉的暗夜。女儿和女婿的家距离她家不远,半个多小时王老太就走进了那间她熟悉的房子。房间里的陈设依然如故,只是在客厅靠墙的位置多出来一个小方桌,上面供奉着一张她生前的照片,照片前的香炉里正用卡马西平进行治疗,请问癫痫病情能有好转吗?燃着三根信香,那三点光亮在黑暗中非常显眼,信香燃起的青烟不断向四周飘散着。王老太在那里呆呆地站了一会儿,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她不想去看女儿和女婿了,免得让她伤心。这两个好孩子很有孝心,周末时他们总会带上小孙女乐乐到她家来看看,这个时间是王老太最幸福开心的时候,她会提前准备好一桌美味的饭菜,和孩子们共享,每当此时乐乐总是围在她身旁,蹦着跳着和她叙说幼儿园里发生的事情,兴致勃勃地为她表演各种自己新学到的本领,他们的到来让这个孤独的老人享受到了难得的天伦之乐。想到此处王老太抹了一把泪,她知道这样的日子随着她的离世一去不复返了。“乐乐!对,乐乐!”她的心里一阵激动,不由得喊出了声。她忽然想到自己最后的心愿和乐乐有关,这个可爱的孩子是她最大的牵挂,这个孩子不光长相俊俏还很乖巧,更主要的是乐乐和王老太很贴心,她们之间总有说不完的话,聊不完的天,在有乐乐陪伴的日子里王老太像是年轻了10岁,她的脸上时刻带着笑,她觉得自己昏暗的房间都变得明亮起来。她抑制不住自己的喜悦,抬腿走进了乐乐的房间。此时乐乐蜷曲着身子,身上裹着轻柔的蚕丝被,她睡得正香。王老太无意打搅她,她只是站在乐乐的床边,乐呵呵地看着这个可爱的孩子,慢慢想起了很多事情。她想到了乐乐刚出生的时候是她给女儿伺候的月子,在那段时间里她经常为小家伙换尿布,洗屁股,有一次她抱着小家伙亲热时小乐乐还尿了她一身呢!她想到了乐乐刚学会走路时就是在这间房子里,当时她手里拿着一个布娃娃,站在乐乐的面前,一边逗她一边鼓励,小家伙像是听明白了一样,忽闪忽闪的眨着一双大眼睛,一下子挣脱了妈妈的双手,左右摇晃着向她冲了过来,小家伙居然稳稳当当的走了七八步,这真是一个重大的突破!她想到了乐乐刚上幼儿园时的情景,她站在学校的门口偷偷向里面张望,孩子在里面哭,她在外面哭,两个人就这样僵持了好几天……她想到了很多很多,她的眼角湿润了,这是感动的泪水,也是幸福的泪水。她有些累了,索性在乐乐的书桌旁坐了下来。桌子上有一本翻开的童话书,她饶有兴致的轻声读了起来:

  白雪公主苏醒了过来,好像是从长睡中醒来一般,她的脸颊和唇依旧是那么的红润。

  “哇!你们看到了吧!白雪公主活过来了!白雪公主复活了!”小矮人们都雀跃不已,兴奋地叫着。

  王子更是满心欢喜地说:“真是太好了!白雪公主重生了,上帝真的不会让我失望啊!”……

  忽然,她听到了一个亲切而熟悉的声音,“姥姥,是你吗?”王老太一惊,她抬起头向乐乐的小床望去,此时乐乐坐直了身子,伸手打开了灯,房间里瞬间变得明亮起来。“姥姥!真的是你!”乐乐瞪大了眼睛,兴奋地望着王老太。王老太有些不敢相信,她眨巴眨巴眼睛,迟疑地问:“乐乐,你是在和我说话吗?你能看到抗癫痫药物对于患者的伤害有哪些?我吗?”“姥姥,是你吗?你怎么变成了这样,像个影子。”乐乐没有回答她,她关心的是王老太的新变化,脸上既兴奋又有疑惑。“是啊,是我,我是姥姥!”王老太的心踏实了下来,她马上恢复到以往的慈祥,笑脸相迎地回答孩子的问话。“这几天你去哪了?你的家里空荡荡的,妈妈说你死了,去了一个遥远的地方,再也不会回来了。”“是啊,我是死了,我本来要去一个遥远的地方,可是我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做完,我暂时还不能离开。”“姥姥,那是一件什么事情呢?”“什么事情?对呀,那是一件什么事情呢?我也记不起来了。乐乐,姥姥岁数大了,记性不好了,我实在想不起来了。这几天我四处流浪,为的就是尽快想起这件事,然后把它完成。”“姥姥的记性是不太好,上次你说过要给我买冰淇淋,可是你把这件事忘了。”乐乐笑了。“乐乐,这件事姥姥没有忘,每年姥姥都会给你买冰淇淋,现在是冬天,吃冰欺凌不好,等到了夏天姥姥再给你买,啊……”王老太忽然想到了什么,嘴里嘟囔着:“夏天,夏天,我怎么能等到夏天?”她叹了一口气。“姥姥,你的记性不好那我们就一起想!”说着,乐乐麻利地穿起了衣服,跳下了床,走到了王老太的身边。“嗯,这件事你真的能帮上忙,它和你有关……”王老太笑着摸了摸乐乐的头。“和我有关?让我想一想……”乐乐挠了挠头,小嘴巴撅了起来。她抱起了床上的玩偶,问:“是和玩具有关吗?”王老太摇了摇头。她又举起了一本童话书,“是和故事书有关吗?”王老太又摇了摇头。她抓起一包零食,“那一定和好吃的有关!”她笃定地说道。王老太再次摇了摇头。“这也不是那也不是,那到底是什么?”乐乐喃喃自语,两天腿在房间里来回走着,眼睛则不时在周围到处寻找着什么。“绿萝?Ipad?轮船模型?小提琴?时钟?电灯?”她看到什么就随口说了出来,但是这些东西被王老太统统否定了。“这太难了!”乐乐泄气了,她悻悻地坐到了小床上,小手拽起裙子上的花边扯来扯去。她们俩都有些难过,房间里出奇的安静。“姥姥,先不要想了,我来给你表演一段舞蹈吧,这是这个礼拜老师刚教给我们的,我跳的可好了,老师都表扬我了呢!”乐乐又来了兴致,她不由分说,迅速站到房间的中央,有模有样地跳了起来。乐乐跳舞的天分很高,她时而弯腰,时而扬手,时而旋转,时而扭头,身体灵活的像是一只小天鹅,那双灵巧的小脚丫在地面上有节奏的腾转挪移,精彩极了。王老太鼓着掌,看得很投入,她的嘴角上扬,认真欣赏着乐乐为她献上的表演,忽然她喊了起来:“想到了,我想到了!”乐乐停了下来,问:“姥姥,你想到什么了?”“是鞋子!就是鞋子!”她指着乐乐脚上的布鞋,兴奋地说着。“鞋子怎么了?这是我妈妈过年时刚刚给我买的……”乐乐有些不解。“不是鞋子,是鞋垫,我给你做的鞋垫,你忘了吗?”“鞋垫?嗯,是的,你每年都给我做鞋垫,我记得。”“姥姥每年在你过生日的时候都会给你送武汉那个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好一双鞋垫作为生日礼物,这些鞋垫是我亲手缝制的,垫在脚下舒服得很呢!”王老太自豪地说。“是的,去年姥姥答应我今年要给我做一双带有小猪图案的鞋垫,因为今年是猪年!”乐乐也记起来她们之间的约定,她问姥姥:“姥姥,再过一个多月我就要过生日了,我的新鞋垫做好了吗?”王老太的眼睛里汪着一团水,她忙不迭地说:“做好了,做好了,早就做好了,只是姥姥不能亲自交到你手里了,你要亲自去取了……”她擦了擦眼泪,“这就是我忘记的那件事情,如果不把这件事情告诉你我的心里放不下……”“那你把鞋垫放在哪里呢?”“你记得姥姥房间里的那个木箱子吗?枣红色的,姥姥经常从里面拿出很多漂亮的东西。”“记得,记得,你说过你的这双巧手会变戏法,那个木箱子就是百宝箱,里面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对对对!里面放着很多针线布料,想做什么都可以。姥姥年轻时可是有名的巧媳妇,你妈妈和你舅舅小时候的衣服都是我做的,不过这个手艺现在用不到了……”王老太有些伤感,她停顿了一会儿,继续说道:“用这个手艺来做鞋垫还是不错的,手工做的鞋垫比超市里买来的好太多了……”“那你给我做的鞋垫放在哪里呢?”“唉!你看看,姥姥就是爱唠叨,差点忘了正事……那双鞋垫我用一块四四方方的红色绸缎包着,放在了箱子的最上面,一打开就能看到。”“那我告诉妈妈明天一早我们就去拿。”“好好好!去拿吧,不过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王老太乐了,她神神秘秘地说:“我不光做了一双金猪鞋垫,我还做了一双老鼠鞋垫、水牛鞋垫、老虎鞋垫、兔子鞋垫、大龙鞋垫、小蛇鞋垫,还有一双大马鞋垫,其实我想把这12生肖都做到鞋垫里,可是姥姥实在太老了,我的眼睛已经花了,做针线活的时间一长我的手就开始发抖,每天只能做一点点。金猪鞋垫是乐乐五岁时用的,老鼠鞋垫是乐乐6岁时用的,这样算来大马鞋垫就是乐乐12岁用的,我的能力只能如此了。这些鞋垫你一定要铺在脚底下啊,这是姥姥对你的一点心意……”说完,王老太又一次红了眼。乐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姥姥,我会的。”“好了,我最后的心愿了结了,是时候离开了,我耽误的时间已经够多了……”王老太嘟囔了一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乐乐问:“姥姥,你要去哪里?”“去一个很远的地方,远的我都不知道要走多久……”“那你还会回来吗?”“不回来了,我活的年头够长了,我太累了,也该好好歇歇了……”“那你到那里不孤单吗?”“不会的,你姥爷在那里等我,他等我等得很着急。那里还有我的爸爸妈妈,我要去那里和他们团聚了。”她冲着乐乐摆了摆手,“你要乖一点,听爸爸和妈妈的话,好好学习,长大了做个快乐的人。”她又一次摆了摆手,“再见了,我的乐乐……”乐乐和往常一样,冲着她也摆了摆手,“姥姥,再见……”王老太转过身,穿过了眼前的那道墙,走出了这间房子,走出了这栋楼房,向黑暗深处一直走下去。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nbuic.com  启示之君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